top of page

我不知道同胞在死亡,但我知道欧美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!

我不知道同胞在死亡,但我知道欧美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!

重庆人民过着38度的夏天,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的家园突然被淹了。中国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黄万里曾说过:“三峡大坝在长江上一横,不是蓄水淹重庆,就是放水淹武汉,或者两个一起淹。” 可怜的重庆百姓,滴雨未下却发生洪涝灾害,这是中共的罪。...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