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是中国?

作者:Tito

编辑:文园

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竟折腰。


年少读《沁园春·雪》,觉其大气磅礴气象万千,颇有豪迈之感。忆伟人光荣岁月英气勃发,渐起敬慕之心。人世沧桑,岁月如梭,入社会闻官场风气,见时势跌宕起伏,看中华似强盛实内虚,为官者或狂傲或浮夸,为民者或盲目或凄苦,心生疑窦。今再读这《沁园春·雪》,细细品味咀嚼,便觉味道异样。


江山非美人,何以为“娇”?江山应当为国,国当以文化为源头,以血脉为传承,以民族为根基,以壮丽山河为国土,以语言文字为文明记载,以家园为共向往。因此,为何以一个“娇”字形容江山。可见,此江山非国,而是国家权力。国权为公器,行权当响彻天下万民意志。而驾驭权力公器为政,当以史为镜明,参兴衰之理,当取文化精华去其糟粕而颂美德,当使天下民族求同存异尽相谐,当理山河或治或疏,莫毁其生态而与自然共融合,当通语言文字入文明社会而求真理,当护家园无刀兵之害,无官吏之欺。


国权公器可聚天下之力,人人皆垂涎拥有,无非就是以权谋私欲。从古至今,又有几人行权为政思虑过万民国土?春秋五霸,战国七雄,楚汉相争,争来争去,还不是谁坐皇位,谁得权柄公器,谁号令天下。就算得了天下,老皇暮政,主少国疑,宦官涉权,外戚干政,诸侯混战,藩镇称王,权力争夺几时休过?尽是争权夺利,几时行政为民?英雄折腰还不是为了这唯一权柄,这唯一号令天下,这唯一令万民匍匐的机会?


一声长叹!好一个“江山如此多娇”,好一个“令无数英雄竟折腰”。难怪江山称“娇”,这权柄在手,融入个人意志,在天地间仿佛生成了一个邪恶巨人,对天下山河万民任意拿捏,这份快感,确是可令英雄折腰。


悠悠千古,一句“江山如此多娇”,显出的便是对国权公器的垂涎,渴望的便是对国权灌输个人意志。灌输了谁的意志,谁便是中国,便可激荡春秋,号令天下。


看当今华夏,这共产权力公器的延伸仿佛毒瘴一般,蚕食中华大地。山河改道的三峡工程,使河岸两边变无人居鬼城。废水千里,空气污浊,田地荒芜,癌村遍地。人不尊历史文化,政不问山河秩序,教必愚民,行必暴力,论必谎言。这权力公器到底融入了谁的意志,破碎山河皆不见?


呜呼哀哉!那王座之人手握公器,惟弄权而已,惟吸血敛财而已,惟鱼肉百姓而已。


北京城内,明清旧朝的天安门上挂着毛泽东像,皇城还是那座皇城,挂着伟人像便是新中国了。我们爱的国是什么呢?是毛泽东?还是明清旧朝的皇城?抚摸着荒芜故土,感受着空气中的风沙,任河水干涸于面前,望着被驱逐的万民,体会着国人一言一语的战战兢兢。


中国人,在名为伟人的国家意志指使下,亲手毁灭了自己的国家!


忆起那一句“国不知有民,民不知有国”,沧然苦笑。个人意志行驶国权公器如何知民,民又如何分辨何为国何为国权公器?历史到如今,尽是混淆,尽是愚民,该是“权不知有民而尽愚民,使民不知何为国”才是。


怅然间,见一孩童拽一美妇蹦跳走来,边走边问:“妈妈,我是哪里来的?”许是问的多了,美妇不奈,答一句:“路边捡的”。孩童闻言嚎啕大哭,美妇心疼,抚头宠溺言语道:“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,有妈妈就有你。”孩童闻言,破涕为笑,又问:“那国家是从党身上掉下来的么?”美妇秀眉微雏,反问:“这是什么话!谁说的?”“幼儿园的老师说的,没党就没国,现在庙里的和尚都这么讲,真的么?”孩童昂昂童声天真答到。美妇漠然,嘴角努力上翘微笑,平淡回到:“别问了,妈妈今天做好吃的给你。”说完,二人渐渐去了。


听罢那母子对话,黯然仰望那天空,乌云密布,阴沉如血。它仿佛沉吟着,王道轮回,无人可以逃脱。它仿佛诉说着,中国人,就应当永远沉沦于权力之下。它仿佛暗示着,京城王座上的人,便是中国!


63 次瀏覽

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

  • White Facebook Icon

@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by himalayitaly